陕钢集团综合管理平台|在线投稿 |数字报纸|在线招聘
【钢城文苑】早晨的时光
发布日期:2019-11-20    编辑:生产部 朱艳军    
0

睡个回笼觉起来锻炼刷会儿手机......早上的时间用来做什么?我只能“呵呵”,因为这些我都没做。但有间最美妙的事儿更能吸引我,那就是做一顿精致别样的早餐。

如此煞费苦心满足味蕾,确实是为了一个男人——我的儿子,俺家挑食的小学生。熊孩子从小身体瘦弱,整天吃不饱的难民似的,那一排排肋骨清晰可见。也就是为了他,俺把在厨房这一套自学独创的天分发挥到了极致。

曲奇饼、卡通包、彩色面条、改良乌冬面、自制汉堡......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那不仅是相当的花费时间,也是一把辛酸泪啊。

不过,俺这个偶尔文艺亦小资的中年女汉子倒是很欣赏木心老人说的一句话:“人到世界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在有限的条件下,俺把他老人家所说的最后一点实打实的身体力行,虽然这一过程“坎坎坷坷”。

熊孩子四岁时闪着大眼睛说:“妈妈,我想吃里面有韭菜还有虾仁和鸡蛋作伴的包子”我一摆手,豪气地说:“简单,我给你做。”飞奔下楼在馒头店买了发好的面,在蔬菜店买了韭菜。自诩是个利落人,1小时后,褶皱均匀的三鲜馅包子就要新鲜出锅。此时,瘦了八叉的熊孩子晃荡着两条小腿,坐在餐桌前静静,面前还放着不知啥时候他自己准备的小吃碟和醋。

到点了,我揭开锅一看,真不错品相周正,香味扑鼻。美滋滋往起一拿,天啊,怎么掉底了呢!我只拿起了一个包子皮,馅和底则留在了屉上。再拿一个,还这样,再拿一个,还这样,再一个,还这样。什么叫脆弱的心秒碎成渣,那是真真体会到了。儿子看看我又看看包子皮说:“妈妈,你的包子自己脱衣服了吗?”

事后咨询老妈,她大笑不止,问我:“你怎么不知道用笼屉布或者铺点菜叶,再或者给包子底刷点油?”呀,我咋忘了这一步呢。

在厨房征战这条路上,我是越战越勇,也是一口一口吃成胖子的。因为俺就是自己厨艺的试吃员。咸了淡了,生了熟了,酸了甜了,用孩子他爹的话说:每做一道新菜或食物,上桌之前肯定尝遍,也差不多七分饱了。好吧,这话不假。因为那些旁逸斜出的边角料,过火难看的成品,一并会被我消灭掉。

就说最近给熊孩子做的竹筒饭吧,先是买密封的竹筒,后来又买两半式竹筒,往进装料自己蒸。第一次,生糯米和肉粒、香菇,蒸了四十分钟,糯米没熟;第二次先把糯米蒸熟再装,那叫一个黏糊;第三次,糯米加大米先闷熟再掺和肉菜,糯米纸卷好装筒再蒸,几经试验,各种口味才完美呈现。不过,做砸锅时,只好把那些散着的鸡肉粒糯米饭划拉到自己碗里,权当吃了一碗炒米饭。

当然,把笑脸烤成哭脸的饼干被熊孩子嘲笑个没完,但不失口感的惨状并不影响舌尖上的享受。还有那带着本尊创意却四不像的卡通包子,8个包子五种馅,“你这一顿一袋面钱的包子也忒贵了吧?”每到我急切征求美食意见时,熊孩子他爹不是打击我就是怼孩子。然后他会叹息地说叮叮咣咣一大阵儿,最后就做出盛碗装碟的那一点儿,倒是赏心悦目,可最终还不是都到胃里和泥“那你咋不一锅煮你吃的饭菜呢!”面对我的回击,他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吃起我的“自制小面”。葱花、酸豆角、花生碎、芝麻酱......此处还不忘数数我在里面都放了啥料。

好吃!”这样的肯定是对我在厨房消耗大把时光最好的赞誉。看着熊孩子吃饱穿暖去上学,心里满是欢喜和幸福。是,明明只是最简单的甚至是混合的搭配,当食物入口,那种从舌尖延伸到心间的熨帖,比任何感觉都来得直接和温暖。哪怕只是一碗香气扑鼻的面条端上来,绿油油的小青菜,红彤彤的番茄,浓郁的底汤加上白里透黄的鸡蛋,这生活中的小幸福就是一饭一蔬这么简单......

人世间,酸甜苦辣,若长良川。唯有食物最具有抚慰人心的力量。好好吃饭,用心感受每一口饭菜的味道,才是对生活最好的热爱!(生产部   朱艳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